在昊晨忘情的往柳橙房间里钻的时候,咳咳,在他忘情修炼的时候,光明市可有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在不断流传着,如果昊晨知道的话一定会高兴的不行。

治愈咒文石,已经被传的天上没有,地上绝品,试问在别人都只能用咒文石止血和恢复少量元气的时候,这时候突然出现了能够有修复断肢作用和恢复大量元气的咒文石,会有什么效应,完全可以想象。

那可是断肢啊!用完的元气可以马上得到补充啊!

从拍卖场那时刻开始就已经炸开了消息,这段时间更是不断发酵,更是传出了能够肉白骨活死人等等夸张的版本,无论是哪些地下势力还是明面上的势力,都坐不住。

“杨刚,相信你也听说了治愈咒文石的传闻了吧?”傅莫生正坐在座椅上,眼中流露的是势在必得的神情。

这种力量若是能为华族所用,又是一大幸事,无论如何都要抓住,怎么可以只是用来做盈利手段呢。

“听说了,这种东西一定要找出其幕后的制作者,无论如何!”杨刚的态度尤比傅莫生坚定。

“你知道我意思就好啊,真不知道光明市最近是怎么了,好事不断啊,出了个昊晨,现在又有个治愈咒文。”

“唉,实在是华族之福啊。”杨刚无比感叹道,这东西要是出现在早几十年,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伤痛了。

“莫非,是那个传说近了!?”

“说什么呢,那种子虚乌有的东西,还是靠自己实际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

......

长须白发老头,如果昊晨在这,一定觉得很面熟,此时台下却有着不止一双眼睛盯着这位老者,因为他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会左右着整个光明市近半的经济,任何高官权贵都要买这位的面子,没有任何权势的他,却能够与他们平起平坐,足见其影响力。

不知道这位老者,现在又要做什么决定。

“现在放下你们手中的工作,所有的事都是次要的。”

“不是吧,张爷爷,我们现在全部的业务都在上升阶段,大好势头啊,现在要我们停止?您......”张魁差点就说出,您是不是老糊涂这句话了。

张爷爷,亲人甚至尊重他的人都这么叫他,张氏家业掌权人,从光明市开始建设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元老级人物,可以说是见证着光明市的复兴和强大的人,也赢得了足够的财力。

“哼!我知道你要说什么,要是你不去吃喝嫖赌的话就不会连现在市内最热的话题都不知道。”

“我......”张魁好歹是他孙子,这样揭短还是脸上一红。

“做生意,就是要抢占先机,料事先于人,治愈咒文,这新出现的咒文一定要得到手。”

“莫不是最近盛传的咒文石?”

“莫不是王家的?他们家就生产咒文石,我们当初还去把婚退了......”

“不可能,已经没落的王家,若是他们的岂会到光明拍卖场拍卖,自家垄断就行,至于退婚,哼,这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准确的决定,若是真跟昊晨那个废物结婚,那才真的是会还得我们家族都没落了!”

张爷爷消息何其灵通,当王家没落的时候,自己就已经去跟李琳提出退婚了,后来知道了杰云家族竟然也跟王家有婚约,虽然气的不行,可是依然感叹于自己当初做的英明决定,李琳当初知不知情已经是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甩掉了王家这个拖油瓶!

“现在张是家业首要任务,找到治愈咒文石的创造人,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,什么情况都来报我!”

“是!”

.......

望月家族,无论是谁都得听命一个人,那就是族长青雉,只有他才是全族人害怕的存在,依靠武力,使得全族人都屈服,信仰着武力和财力的人,所以他才要去铲出自己的对手,王家,在武力后进一步得到更强大的财力。

他现在是小元师巅峰后期,正在往元师的境界不断触摸,就快要突破。

在突破元气九层之后,元气池破碎重塑就会晋入小元师,然后经历半步,本阶,直到巅峰,每个阶段又分前中后期,这个阶段的人最大的不同就是能够聚气。

聚气,也称为聚,能够将元气聚集在一起,聚在任意自己喜欢的地方,作用也不相同,可以化为防守作用,也可以化为攻击用,是一个作用相当大的技巧。

到达这个境界可花费了他很长的时间,这还是抢占了各个资源才能够到达的,这也是要抢占王家咒文石市场的一个原因。

现在又有一个了,简直让青雉兴奋的不行。

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